华泰证券投资理财联盟

24家农药上市公司年报梳理:盆满钵满下的转型之战

农资导报农药 2019-12-01 14:00:23
点击上方“公众号”可以订阅哦

3月下旬,沪深两市上市公司年报披露接近完毕。记者梳理两市24家主要农药上市公司的财报(含预报)发现,截至发稿时,除了扬农化工、中化国际、苏利股份、先达股份4家企业尚未披露任何信息外,其余20家企业的业绩可圈可点。与2016年冰火两重天的局面不同,目前已经披露业绩的农药上市公司中没有一家亏损,绝大部分企业都盆满钵满。不过,记者从这些企业的公告中看到,虽然业绩喜人,但各家企业的调整努力却丝毫未见减缓。

需求回暖成为重要支撑

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国内农药行业逐渐升温,吡虫啉、啶虫脒、草甘膦、麦草畏等原药产品价格涨幅较大,一些涉足原药业务的农药上市企业业绩由此得到改善。

以行业风向标草甘膦为例,历经两年多的低迷后,全球农药市场去库存基本完毕,行业进入新一轮补库周期,草甘膦需求量稳中有升。国内方面,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草甘膦价格略有回升;2017年受环保督察、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影响,草甘膦价格一度逼近3万元关口(吨价)。新安股份、江山股份等几家主营草甘膦业务的公司业绩大涨。

1月18日新安股份披露,公司预计2017年实现净利润5.11亿~5.5亿元,同比增长560%~610%。另一草甘膦上市企业江山股份也表示,公司预计2017年净利润同比增长1.68亿~1.88亿元,增长率320.73%~358.91%。

除草甘膦外,在短短两三年的时间内,草铵膦迅速成长为备受欢迎的大产品,市场前景被普遍看好。农业部农药检定所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1月国内共有451项农药产品获得登记,其中草铵膦产品获得的登记数量最多,达到27项。

作为一家军转民的农药企业,利尔化学全面掌握草铵膦合成关键技术后,已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草铵膦原药生产企业。该公司开发国际原药市场近20年,主力产品较早进入国际市场,去年年产能5000吨的草铵膦原药技改扩能项目全面达产,市场供应量提高。2月1日,利尔化学披露了业绩报告,预计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30.84亿元,同比增长55.55%;实现净利润4.02亿元,同比增长92.93%。

升级产品、完善技术功不可没

原药价格上涨,让不少上市公司大赚了一笔。不过,大部分企业业绩向好并非只是拜市场表现所赐。各家升级产品、更新技术的努力也得到很好的回报。

湖南海利是一家主营克百威、残杀威等氨基甲酸酯类杀虫剂的老农药企业。尽管去年的经营业绩有所改善,但湖南海利并没有回避发展中存在的问题。针对下属子公司湖南海利常德农药化工有限公司原有的甲基嘧啶磷生产工艺已经不能满足客户需求的现实,湖南海利在2017年底作出决定,在常德厂区内投资一条高效、低毒的甲基嘧啶磷新装置。

鉴于百草枯无特效解毒剂的特点,2012年,原农业部、工信部、质检总局联合发布公告,撤销百草枯水剂登记和生产许可,并从2016年7月1日起,禁止百草枯水剂在国内的销售和使用。

公告发布后,国内百草枯生产企业纷纷将精力投入到百草枯新剂型的研发之中。龙头企业红太阳率先开发出了百草枯胶剂,并获得了正式登记。针对国家提出的2020年全面禁用百草枯的要求,红太阳率先抓紧改造传统产业,先后规划了生化吡啶碱、生化维生素B3、生化吡虫啉系列、生化敌草快、生化草铵膦等产业链,为后续发展奠定了基础。

自2002年推广上市以来,新型杀菌剂吡唑醚菌酯在国内登记呈现井喷趋势。2017年完成主板挂牌上市后,海利尔就瞄准这个产品。目前海利尔年产1000吨吡唑醚菌酯项目已基本完工,进入了产品试生产阶段。

资产调整一刻也没有停

虽然去年的业绩表现不错,但是很多农药上市企业都没有满足于此,他们以并购重组等为手段的资产调整动作频频。既有传统横向之间、纵向之间的收购,也有跨界收购,甚至果断放弃原先持有的资产。

红太阳1月30日宣布,公司以自有资金800万美元收购5名自然人股东合计持有的阿根廷鲁拉可(Ruralco)公司26.67%的股权,之后,再以1500万美元实物产品对该公司增资扩股。上述项目实施完成后,红太阳持有该公司的股权将达到60%。

对于此次收购,红太阳解释称,这有利于推动公司产业结构从制造端向市场端延伸。鲁拉可原本是日本FMC公司在阿根廷境内的经销商,主要从事农药产品经销,并拥有谷物、油籽、饲料作物等法定销售许可。2016年,该公司从FMC公司获得了37个独家维护的客户,并拥有33个产品的登记证使用权。

在过去一年时间里, 沙隆达与安道麦农业解决方案有限公司顺利完成了合并。与红太阳收购鲁拉可公司不同,沙隆达与安道麦的整合主要是发挥境内外资产的协同效应,最大限度减少不必要的同业竞争。

1月6日,新安股份宣布,在原有投资的基础上再向农飞客投资954万元,交易完成后公司将持有农飞客60.82%的股权。新安股份是一家主营农药产品生产的上市公司,农飞客是一家农业服务型企业,两者联姻出于何种考虑?新安股份给出的回答是:农业服务是今后公司战略转型的重要方向,而农飞客是公司实现农业产业全程服务的一个切入点。

看准“猎物”发出要约的同时,一些上市公司也开始重新评估已经持有的资产。就在1个月前,一则中化国际正在筹划转让江山股份股权的消息引发业界关注。入股近10年后,中化国际决定抛售江山股份,让出大股东位置,外界憧憬中化国际将对江山股份进行整合的设想瞬间落空。

近几年,农资行业多家企业积极触网,成为第一批农资电商的探路人。而2017年1月20日,辉丰股份发布公告称,将其持有的农一电子商务(北京)有限公司75.7%的股权、全资子公司上海焦点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持有农一网5.71%的股权,转让给盐城农一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对于此次股权出售,辉丰股份的回应是,从目前农资电商的发展状况看,还有不少问题需要研究。为了降低投资风险及维护中小股东权益,公司作出了上述决定。

对未来风险早做打算

尽管整体势头向好,但从已经披露的财报看,20家公司中有3家公司(正邦科技、联化科技、蓝丰生化)的净利润出现了负增长,这在某种程度上表明,国内农药行业复苏的基础还很薄弱,企业在抵御风险方面仍不能掉以轻心。

诺普信发布的业绩预告修正公告显示,公司预计2017年实现净利润2.8亿~3.2亿元。与2016年亏损2.76亿元的境况相比,可谓打了一个翻身仗。但他们仍对未来的风险有清醒的认识。

“虽然我们的战略重点已转型为互联网化的农业技术服务和农资深度分销,但农药制剂生产仍是公司的重要业务。由于生产所需原材料主要是原药,其价格波动对公司盈利能力影响较大。”诺普信董事会一位负责人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说,目前国内原药总体供应稳定,但农药生产具有明显的季节性特点,在生产旺季会出现部分原药缺货的情形。为降低原药采购成本和确保原药稳定供应,公司采取在生产淡季提前向上游原药厂家预付货款的措施。随着公司经营的制剂品种增加,生产规模扩大,原药需求量迅速上升,如果公司不能及时补充流动资金或者不能维持在淡季合理预付货款确保原料供应,如果出现原材料成本季节性上涨或原药缺货,公司盈利能力将下降。

“除了市场经营方面存在的风险,几家上市公司卷入诉讼纠纷的事例也值得警惕。”曾经在国内草甘膦龙头企业担任过高管的郭井泉告诉记者:“新《农药管理条例》实施后,农药行业由过去的工商、质检、环保、安监、农业等各部门多龙治水局面转变为由农业部门统一监管,一旦因偷排等问题被司法部门提起公诉,企业的生产许可证很可能被直接吊销,这对企业会是致命的打击!”


以金丰公社、中化农业、农飞客、标普农业、农田管家、农发贷、农泰金融、神州农服为代表的企业,以精准施肥、全程植保、土地托管、订单农业、农村金融、土壤修复、互联网+等为切入口,布局农业社会化服务,引领行业转型潮头。为此,中国化工报社《农资导报》特联合有关单位,召开2018中国农业社会化服务发展论坛,并举行“农业社会化服务先锋模范”评选,推进农业社会化服务快速健康发展。

更多农药新鲜资讯

请扫码关注下方二维码

交流请联系:13581856421


Copyright © 华泰证券投资理财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