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泰证券投资理财联盟

【会客厅观点】数字经济之父Don Tapscott:区块链或将颠覆公司的存在(附演讲中文版)

城市金融会客厅频道 2019-10-08 09:18:37

DonTapscott(唐·泰普斯科特)是一名加拿大的企业经理人,作家,咨询师和演说家。专注于企业战略,企业转型和商业与社会的企业角色等领域。他是Tapscott集团的CEO和区块连研究机构的联合创世人。同时是罗特曼(Rotman)管理学院的兼职教授和哈佛大学 Berkman Klein Center for Internet and Society的合伙人,特伦特大学的名誉校长。 2015 被评为最有影响力的管理思想家的第四位,2016 被授予加拿大总督功勋奖,是加拿大仅次于Order of Merit的对有杰出贡献的人颁发的国家荣誉奖项。 

全球著名的新经济学家、和商业策略大师,被誉为“数字经济之父”。他于1993年在硅谷创办了新范式(New Paradigm)智库,关注研究突破性技术在生产率、商业设计和效能、竞争力等方面的商业应用。

  • 中文名

  • 唐.塔斯考特

  • 外文名

  • Tang was court.

  • 职    业

  • 经济学家

  • 职    称

  • 教授

  • 性    别

  • 荣    誉

  • 数字经济之父

塔普斯科特是11本受到广泛关注的新经济著作的作者。他的研究领域主要是讨论商业和社会方面读的信息技术影响。包括《范式变动》、《长大的数字化》、以及《裸体的企业》等。他在2007年1月,与安东尼?威廉斯一起合著的,《协作经济学:大规模化协作将如何改变一切!》。 他的作品已经被在<<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经济学家》、《优化》、《首席信息官》等重要媒体出版。

塔普斯科特是世界最受追捧的商业演讲人之一,自新范式公司成立以来,他参加过1000多次的各类商业会议。“财富500强”企业中超过半数的CEO们,聆听过他的演讲。其中包括许多重要人物,如美国总统克林顿、IBM总裁郭士纳微软总裁鲍尔默、GOOGLE公司首席执行官Eric Schmidt宝洁公司总裁A.G. Lafley,还有社会活动家、“世界经济论坛”执行主席Klaus Schwab等等。

塔普斯科特是多伦多大学Joseph L. Rotman管理学院联席教授。他的合作者包括许多全球最大企业的高层管理者

主要作品: 

Paradigm Shift (1992); 《范式转移》 
The Digital Economy (1996); 《数据时代的经济学》, 
Growing Up Digital (1998); 《数字化成长》 
Blueprint to the Digital Economy: Creating Wealth in the Era of E-Business 《数字经济蓝图》 
Digital Capital (2000); 《数字资本与商务网》 
The Naked Corporation (2003); 《赤裸的公司》 
Wikinomics (2006)《维基经济学》 
Grown Up Digital (2008); 《数字化成长3.0 》 
Macrowwikinomics (2010) 《宏观维基经济学》 
Radical Openness (2013) (众包:4个出人意料的成功法则》(TED book) 
The Digital Economy (2014 20周年版); 《数据时代的经济学》 
Blockchain Revolution: How the Technology Underlying Bitcoin is Changing Business, Money and the World (2016). 《区块链革命:比特币底层技术如何改变货币、商业和世界》

达沃斯论坛创始人克劳斯·施瓦布(KlausSchwab)认为,区块链(Blockchain)作为继蒸汽机、电气化、计算机之后的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重要成果,预计到 2025 年之前,全球GDP总量的10%将利用区块链技术储存。

全球各国都洞悉了这一技术背后的巨大潜力,多国政府投资对这一技术的应用进行研究。根据《腾讯可信区块链方案白皮书报告》,目前中国共有区块链创业公司及研究机构近百家。

唐·塔斯考特(Don Tapscott)被誉为“数字经济”之父,在2017年11月公布的全球Thinkers 50榜单中,唐·塔斯考特因为对技术影响力的长期研究,成为全球排名第二的思想家。《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在维也纳举办的“全球彼得·德鲁克论坛”上采访了他,他谈到区块链应用的最新发展,并指出,这项技术是人类千载难逢的机遇。

计算机科学发明以来最大的创新

HBR中文版:区块链的革命性体现在什么地方?

唐·塔斯考特:首先我要强调,区块链和比特币并非一回事。区块链是一个分布式的账本,但它所代表的东西远不止于此。我认为,它代表互联网的第二个时代。

信息互联网时代,如果我通过互联网发给你一份文件,都是发送了一个副本。对信息来说,这样做没问题。但是对经济真正重要的事,例如资产,包括金钱、知识产权、股票、碳信用、音乐、艺术品、身份信息、能源等有价值的东西,复制不是好主意。如果我转给你1000元人民币,要确保我手上少了1000元人民币,否则我还可以给多人转账。这就是长期以来密码员称为重复花费(double spend)的问题。在管理经济时,我们是通过银行、政府、信用卡公司、社交媒体公司等中介机构完成的。他们确定交易双方身份,留下记录,完成交易。

除了信息互联网,我们还有价值互联网,一个覆盖面巨大的分布式账本:从金钱、股票到身份信息、音乐都可以储存其中,并能够完成点对点(peer to peer)交易——信任不是由中介机构创造,而是由加密完成,由协作的功能完整的代码完成,这就是区块链。

我们不再需要强大的中介机构,而是通过原始的价值媒介完成交易。我认为,这是计算机科学发明以来最大的创新。

区块链的潜力还体现在,它能够提高效率、降低风险。区块链是分布式的,与今天中心化的计算机系统相比,更能防御黑客攻击。这只是冰山一角,还有更多机会蕴藏其中。区块链能够通过不可更改的记录保护权益,还能创造真正的共享经济。

HBR中文版:区块链目前有哪些应用?

唐·塔斯考特最为突出的应用是针对那些所谓颠覆性的公司,例如优步、滴滴、爱彼迎(airbnb)等自称共享经济模式的公司,其实这些公司不是真正的共享,而是聚合服务提供商。区块链的软件完全可以完成爱彼迎的工作。我们假设一家叫做b-airbnb的公司,是一款区块链的分布式应用软件,所有想出租房屋的人共享这个软件。当某个人想租房子的时候,用这款软件筛选条件,找到合适的房间,用区块链处理合同、身份验证、数字支付等问题,无需任何独角兽公司作为中介平台抽取中介费用。

这项技术还可以应用在供应链方面。所有的贸易金融业务都可以通过区块链完成,它的前景无限。价值互联网方面,目前正涌现出成百上千的应用。

HBR中文版:哪些应用已经有了实践?

唐·塔斯考特:无需银行作为中介的汇款平台已经有了。贸易金融方面也利用了这项技术:跨境送货涉及船运公司、物流公司、托管代理、清关公司等各种不同的参与方。利用这项技术,所有人都能看到账本,能够共享状态。这非常具有革命性。

区块链技术需要标准

HBR中文版:区块链技术发展的生态环境哪些方面还不够成熟?

唐·塔斯考特:就像第一代互联网一样,区块链不是由政府管理的,而是由自下至上、自我组织的生态系统管理。很多事情还需要完善,比如需要更好的研究、更好的政策环境、需要标准——这点非常关键。对于一些区块链应用来说,标准制定的过程很糟糕,比特币就是一个例子。而信息互联网当时有清晰的标准,比如有国际互联网工程任务组,这样专门为互联网制定标准的机构。还有万维网联盟为万维网制定标准。而区块链方面,目前仍是荒蛮阶段,尚未有标准。这就充满了迷惑、乱象和灾难。

HBR中文版:你如何评价比特币?

唐·塔斯考特:我不是很关心比特币。政府也不应该过分关心它。我认为比特币永远不会成为任何国家法定货币的竞争对手。

HBR中文版:区块链技术将如何影响企业运营?

唐·塔斯考特:影响非常大。在区块链技术研究所(Blockchain Research Institute),我们针对这个问题进行了70个有关项目的研究。举个例子,对于企业的首席财务官来说,现在大家通用的是复式记账(double-entry accounting),但在区块链技术下,我们可以引入第三个项目,给某次交易盖上时间戳的收据,从而实现三式记账法(triple-entry accounting),能够对公司内一切账目进行实时审计,这样首席财务官就不需要在年末进行审计了。

还有首席法务官。以太坊区块链由一位加拿大人开发,它能够实现智能合同,可以自我执行,处理人们之间关于执行、管理、绩效、支付等问题的协议。社会活动很多都基于合同缔结,有正式的、非正式的,当这些合同都变成智能合同会有重大影响。想想这对律师来说意味着什么?公司的营销部门、法务部门都会受此影响。

此外还有首席运营官,他们通常管理着供应链,供应链成为区块链后是革命性的变化。因此,所有管理者都应该对这项技术保持关注。

HBR中文版:区块链很具颠覆性,企业该怎么做才能不被其颠覆而是利用好这项技术?

唐·塔斯考特:这个问题很重要。如果你抗拒它或者忽略它,可能会变成危险的事情。但如果你拥抱它,可能会成为助力公司发展的强大力量。企业要开始了解这项技术,不断试验,培养相关人才,鼓励政府制定合理的法规。打个比方,做外科手术的时候,要用解剖刀,不要用锯子。目前区块链应用方面的主流方式更倾向于用锯子。

HBR中文版:作为个人为什么要关心这项技术,该如何利用?

唐·塔斯考特:举个例子,我所在的城市多伦多,居住有近100万中国人,他们会向在中国的亲友汇款。这是一个数额巨大的市场。传统的汇款机构要向他们收取较高的手续费,但你现在可以通过区块链平台完成,只需要1%手续费,7分钟就搞定。从这个例子中我们能看到,点对点的资产流通,能为这些家庭带来革命性的变化。

如果你是音乐家,没有得到合理的报酬,那么可以利用区块链技术平台实现。它还可以保护隐私。区块身份出现后,你可以把所有信息放到区块中,包括交易信息、教育信息、医疗信息、社交媒体等,都在你的身份中,由你控制并能够货币化。你可以决定如何利用这些数据。

这项技术很快将会对我们的生活产生巨大和深远的影响。第一代互联网,即信息互联网,为我们带来了财富,却加剧了社会不平等,导致了一系列社会问题。而在价值互联网中,我们能够通过将财富创造过程民主化的方式,预先分配财富。这从一开始就改变了财富创造的方式,让更多人参与经济,得到合理报酬。

HBR中文版:你考虑过这项技术的负面问题吗?

唐·塔斯考特:确实有许多负面问题,例如政府可能利用这项技术来控制民众;它可能会带来结构性失业;罪犯会利用这项技术牟利;.还要小心,技术可以自主学习,它们可能学会做其他事情,最后发展成某种病毒,这点也令人担忧。技术无法带来繁荣,人类才可以。区块链给了我们一个解决很多困难问题的机会,要看人类如何利用。

HBR中文版:现在技术发展似乎有点失控了,你如何看待技术的未来?

唐·塔斯考特:我认为未来不能靠预测,而是靠人类的实践去探索。我们要十分小心技术的边界,尽量让它做好事,为下一代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HBR中文版:说到下一代,我们该教他们什么,才能让他们更好地适应未来?

唐·塔斯考特:你无须教他们技术,他们会教你。对他们来说,技术就像空气。我更注重教育孩子学会正直和自律,永保好奇心,要有基于信任的良好的人际关系,有朋友、家庭和社交资本。我总说,我不关心你做什么、赚了多少钱,我希望你有原则,做改变世界的事。

以下内容为唐·塔普斯科特(Don Tapscott)在2018数字江苏峰会上的分享,由“链研所”独家整理:

我在1994年就预测到,在某一个时间点,数字经济将会成为现实,而现在实体经济数字化正在悄然发生。五六年前,我被邀请写一本关于数字经济的书,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技术的发展史对人类的发展史是非常重要的。

数字经济现在是中国经济总量的30%,未来还会上升到百分百,这是一个快速变迁的时期,可以说我们正在步入第二次互联网革命、第四次工业革命。四十年过去了,我们也从传统的信息时代迈入了如今的价值互联网时代。

未来,包括股票、债券、房产、艺术品、文化资产,我们的身份,任何有价的资产都可以在区块链上以安全、私密方式进行交易,而无须依托一个中介机构,信用的建立可以单靠程序代码,所以区块链技术可以说是经济体的操作系统,也是一个让我们可以革新企业和公司模式的平台。

基于过去几年的研究,我认为最重要的技术现在正在出现。大数据将不断碰撞,变得更智能、更值得信任。未来每个人都会有一个主权身份,我们可以自行采集数据、决定以什么方式公开这些数据,政府有合理的权力获得很多数据,但是我们身为公民也有自己合理合法的权力。

未来,区块链技术将引发一场全新的技术革新、产业变革,从而驱动整个制造业革命的到来。

分布式账本有了技术进行保护,非常安全,而且这种媒介能够提供一些价值,区块链就是价值互联网。很多人问我它的原理是什么呢?钱可以汇到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而不是进入银行,是怎么发生的?首先我要解释一下什么叫区块链。

比特币的工作方式是这样,如果我要汇给你一万元人民币,他们就使用加密的程序创造出一个区块,每个人都可以在这个区块上面进行交易,区块上存有客户的交易状态、交易结果等信息,各个区块连接起来就叫做区块链。

当然这不仅仅发生在一台计算机上,而是发生在一个网络上面。由于经过加密的区块链是一个高度加工化的事物,因此信任很重要,当然整个区块之间的加密和协同也很重要。


区块链将开启一个互联网的新纪元

透过中本聪白皮书中描绘的愿景,我们可以预见区块链将开启一个互联网的新纪元。但中本聪仅仅涉及货币层面,并没有提到要创造互联网的第二个时代,也没有提到改变公司模式、改革机构或者提高文明程度等等事宜。基于这些年对区块链的研究,我提炼出了数字经济对企业组织模式带来影响的七大要素。

第一,去中心化。这里面有一个成本的概念,如交易成本、寻找金钱的成本、寻找工人的成本等。事实上,去中心化的组织是没有领导人的。比如一家风投公司要投资一个创新的领域,首先需要进行融资,而这样一个实体创造者,未来有可能把资金还给投资者。也就是说,一家企业未来没有员工是确实有可能出现的。

第二,协同合作。比如说把不认识的人招募到工厂中工作,我们需要付出报酬,这个成本叫做契约。在开放的市场中,企业之间单打独斗不如合作。现在企业的边界越来越模糊,也就是说,越来越多的企业希望形成一个网络。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推崇的就是分布式的价值创造。公司更像是一个网络,联网的公司作用更大,也更重要。

制造本身也会成为一个网络。原来的模式是把产品销售给客户,客户是一个被动的接受者,但是随着环境的发展变化,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变成了生产者。我在1994年时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做Prosumers(产消者),即一个人既是生产者,同时也是消费者。例如,一家汽车公司生产的是高度定制化的产品,产品规格由消费者决定,其生产出的汽车也是各不相同的。实际上这个公司就如同创建了一个供应商网络,而汽车的消费者是和公司共同创造设计生产汽车的产消者。

第三,资产链。我们先来关注供应链,目前供应链的市场总价值达到了15万亿,且这个领域已经出现了一些卓越的企业,其中一家叫Spridge,这家公司用的是EDR电子系统,可以用供应链作为抵押而获得资金,这部分资金可以像人民币或美元一样支付给用户,用户也可以将该资金抵押给金融机构进行贷款。因此,未来的企业的组织架构及制造过程将会发生很大变化。

当一切变得智能、连接,设备与设备之间不仅可以沟通,还能够做交易。供应链中的设备成了一种认知机器,通过这些设备,我们可以自主运营,这就是一个完全去中心化的方式。例如中国的蒙牛乳业,他们也是要把自己的供应链转移到区块链,如果牛奶出了问题,可以追踪到是哪一只牛出现问题,看它有没有生过病,在牧场的生活如何,这些都可以查到。

第四,物联网。物联网也是互联的概念,它能让现实世界会变得更智能,并且相互联系。我有一个住在多伦多的朋友,他家里的每件电器都有一个IP地址,所有这些东西都可以互相联系,设备之间可以相互交流信息。他当时正在房子周围逐步建立一道防线,这道防线能与灌溉草坪的洒水系统相互沟通。如果小偷越过篱笆,酒水器就会立刻喷水。当然他只是在开玩笑,目前洒水器还不具备传达信息的功能。

系统间还可以进行交易,工厂里的设备可以通过供应链出售或购买一些东西,而我们则通过分布式的系统来管理这些交易。此外,滴滴或优步都可以被一种先进的分布式应用程序替代,所以像滴滴这样的公司有必要重新思考它们的商业模式。

第五,数据及持续改进。大数据是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财富之一,但它现在也在发生很多新的、十分深刻的变革。很多科技公司不仅可以通过智能传感器实时收集和传送相关数据,还能实时将工厂当中的活动视觉化,作出分析。这些设备最终将成为自主的决策者,一切将上升到一个新的层面。

第六,透明度。新的商业模式将会对透明度产生很大影响。15年前我就写了一本与此有关的书。开放和透明应该是我们的朋友,我们不应该对此感到害怕。当企业开放变得透明之后,就会有很多好事发生。此外,作为一个公司,不论你愿意与否,你都会变得“赤裸”,因此你最好有“强健的体魄”。换句话说,透明度会促使企业不断改进,从而带来各种各样的进步。

提高透明度有利于促进供应链的新陈代谢,当企业愿意将自己的做法和管理补偿等真相告诉员工时,将有助于减少办公室政治、提高忠诚度,加速企业创新。BRI成员有一套营销法则,其中一条是,我们的顾客应该知道我们所有信息。对于大型公司来说,若想生产出畅销产品,必须做到这一点。

人们对此存有争议,有个人问道:“你究竟是什么意思?我们知道其中的缺陷,但不能将这些告诉顾客!”另一个人说:“为什么不呢?我们是为顾客服务的,还是为供应商服务的?我们应该告诉他们真相!’这个是我们的畅销产品,我将告诉你它有什么样的缺陷。’”社会的透明度当然也很重要,比如说,就贪污腐败问题来说,透明度是最有效的消毒剂。

第七,认知机器。在研究当中,我们一直在思考,能不能自发形成一种认知机器,一方面它的智能化程度非常高,另一方面它也是非常复杂的供应链组织,能够和消费者、供应商一起生产产品。供应链会变成资产链,物联网也不仅仅是信息交流,还可以成为交易工具的载体,大数据未来的应用能力会更大更好,因为区块链技术保证了数据的能力。透明度会是供应链促进新陈代谢的一个强有力的推动力,我们将创造出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各个实体更加自治,也有更好的学习能力。供应链将会变成一个认知机器,一个由软件、自治代理机构、AI、区块链等管理的自治的去中心化的实体。

以上就是我认为的数字经济对企业组织模式带来影响的七大要素。未来我们的社会将越来越去中心化,这不仅限于制造业。互联网不仅与信息的沟通有关,也与智能的交易有关。未来,数据、区块链、透明度等都能够改进企业运行的所有环节,促进整个企业的新陈代谢。

那么工作怎么办?我们社会中有更多的工作要做,一方面有市场的力量,另外一方面有政府的力量。这里我要引入一个概念——“范式”,它会制约我们的思想,限制我们的行为,这是种十分强大的心理,以致于我们都没能意识到它的存在。

世界已经进入一个快速变化发展的时代,如果我们不能赶上时代的发展,就要落后于这个时代,但是还有很多企业在抵触这样的新变化。在伽利略时代,他打破了”地球是宇宙的中心”这个存在上千年的范式,当时的罗马天主教皇将他视为异类处死了。

所以政府和公司想推动改革,就需要找到一个非常好的领导人来改变。当然领导力可以来源于不同方面,不管一个企业领导者是何等聪明,有时也不能按照传统方式来控制企业。当局面变得更加复杂,企业领导者就需要为组织继续学习。现在就是最好的学习时机,各个企业的领导人都可以掌握新的技术,做好范式转型。


我和ALEX在BRI对很多企业做了研究,最近我们在自然界找到了实现分布式信任的理论依据。蜜蜂和鱼都是喜欢成群结队的动物,空中盘旋的鸟群会发出吵闹的叫声,这种现象称为“嗫语(Murmuration)”(指鸟叽叽喳喳的叫声),鸟群的飞行变化可多达25种。“嗫语”现象彰显了一种领导力,但其中并没有一只真正领头的鸟。每只大鸟都有他们自己的力量,小鸟会很自然地追随大鸟,这就是信任。

这向我们展示了一些东西,比如信任协议。“嗫语”的现象基于一些如信任协议的原则之上,这种信任并不是通过中介创造出来的,而是通过协同合作达到的,鸟的DNA里已经写好了规则。

我经常告诉CEO们,信任可以帮助他们取得成功,而信任只有通过协同合作才能达到。于我而言,无论在制造企业还是其他企业,信任是指相信另一方会正直地做正确的事。一只小鸟在被捕食者追逐时改变25次飞行方向,却从未出错,这是因为它相信它的同伴会和它一样做同样正确的事。这就是信任。

在这个地球上,我们可以把每个人和某种网络,草、空气、密码学、代码、机器学习等关联在一起,创建一种新的实体吗?我们可以创造一种新的工作方式吗?答案或许是肯定的,而后我们的子孙后代所传承的将是一个分布式的网络,而数字经济会真正成为一个实体经济体系。


Copyright © 华泰证券投资理财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