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泰证券投资理财联盟

六问托管生安全谁来管?西安托管问题“拷问”民生担当!

三秦都市报 2020-03-25 15:42:18

10平米房挤15个娃,安全责任谁来负?孩子没处托管钻进游戏厅,谁来管?未经卫生许可的“大锅饭” 娃能吃放心?家长渴望校内托管,学校为何不敢办……


三秦君报道的“小区驱逐托管班 托管孩子谁来管”一事,在全社会引起大讨论,越来越多的“托管问题”也随之暴露出来。许多市民为此六问相关职能部门,这些孩子的安全谁来管?


在学校门口等待接孩子的托管班


孩子们在去托管班的路上


10平米房挤15个娃 安全责任谁来负?

一问


拷问托管:


十几个甚至二十多个孩子托管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一旦发生火灾等安全事故,孩子的人身安全能否保证?另外,那么多孩子呆在一个房间,一旦发生传染疾病怎么办?有几个个体托管班能做到防患于未然?


记者调查:


连续几日记者走访部分学校周边的小区托管班发现,不管是午托班还是晚托班,他们除了给“托管生”自己做饭外,还在房间里配置相当数量的三层高低床,供入住的“托管生”午休。

    

由于不少托管班都在小区租赁的是住户的单元房,考虑到租赁成本,托管班所在的单元房一般都不是很大,但房间大小一般都不会影响他们扩招托管生。有时候,十平米左右的一个小房间,一下子就塞进去十五个孩子,三层床铺,拥挤不堪,可活动的地方非常有限。一旦发生火灾等安全事故,狭小的空间,很难保证孩子们安全撤离,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

    

另外,很多孩子挤在一个有限的空间里午托,空气污浊,尤其是水痘、流感等高发季节,最容易发生交叉传染。而这一切,在只有三四个工作人员的托班里,应对突发状况的能力让人担忧,一旦出现意外,后果不堪设想。

    

据了解,目前大多数个体托管班,都没有配备专门的生活老师,更没有配备消防、医疗急救等防护设施,而且绝大多数都游离在有效监管之外。


孩子没处托管钻进游戏厅 

谁来管?

二问


拷问托管:


因为扰民,一些设在住宅小区里的托管被业主驱逐,自己的学校又没有托管班,许多孩子便把自己“托管”在大街上。谁能保证这些孩子不偷偷溜进网吧或游戏厅?又有谁能保证他们不乱吃垃圾食品?孩子因此影响到学习,甚至出现人身安全,该由谁来承担责任?


中午放学,没有托管的学生在路边餐馆用餐


记者调查:


在采访托管班期间,记者发现,每到中午放学,一些中小学周围的餐馆里和校门口附近的流动无证餐饮店前,就会挤满穿着校服吃东西的学生。雾霾天里,没有任何卫生防护的露天餐饮摊,这些孩子仍是主要消费群体。吃着没有任何防护的垃圾食品,他们的健康状况令人担忧。

    

不仅如此,这些因种种原因无处可托管“托管生”,大多数在校外吃过饭后,都会把自己“托管”在大街上。记者在环城公园等地方,每天都能看到三三两两的小学生,要么聚在一起抽烟,要么在公园里和马路上蹦上蹦下打闹。有几次,记者在建工路的街心花园里,看见几个小学生折树枝玩。还有孩子吊在树枝上荡秋千,危险重重。

    

据了解,还有一些自控力差的孩子,悄悄溜进一些较为隐蔽的网吧和游戏厅,结伴偷着打游戏,不断助长的恶习,直接影响到下一代的健康成长。


多半托管班没备案 

咋让家长放心?

三问


拷问托管:


西安各中小学周边小区里,开设了许多个体托管班,这些托管班到底有没有人管理?由于每个托管班里都容纳着数量不少的中小学生,一旦发生安全事故,到底该谁承担责任?


记者调查:


记者在曲江街办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所了解到,在曲江某小学附近,只有黄渠头小区有10来家托管班进行了备案,其余的都没有。而据多个业内人士透露,该小学附近至少有30多个托管班,也就是说约有一半托管班没有备案。?

      

根据2016年2月份公开报道,陕西省统计局组织省属11支调查队,随机抽取33个学生托管机构,展开学生托管机构发展现状调查。报告显示,66.7%的托管机构是没有营业执照的,无照经营已成普遍现象。

    

记者了解到,目前对托管班的管理,除了食药监要求的托管班备案制度外,几乎再没有其他的管理部门,也没有相应的管理政策,也就是说,目前活跃在西安市场上的各类托管班,绝大部分都游离在政府监管之外,给入住这里的“托管生”留下许多安全隐患。许多孩子的家长,虽然心知肚明,但苦于孩子无处托管,遂抱着侥幸心理,被动接受这项带有一定风险的校外非正规托管服务。



未经卫生许可的“大锅饭” 

娃能吃放心?

四问


拷问托管:


没有进行备案的托管班,做饭人员有没有健康证?饭菜的原料来自哪里?做的菜有没有24小时留样?真的安全吗?如果出了事,小饭桌可以关门大吉、一走了之,到时候家长去找谁负责?


记者调查:


在为期一周的调查中记者了解到,托管机构食品卫生情况令人担心,近4成的托管机构没有取得卫生许可证,只有半数机构的从业人员有健康证明。

    

记者发现,很多没有备案的托管班,厨房面积小,不能按功能分区,布局混乱,生熟食品及厨具没有分开,缺乏必要的消毒设施,从业人员做饭不戴口罩,健康情况无从知晓,索证、索票和保存进货查验记录,更是无从谈起。

  

有的做饭人员,是托管老师的母亲或者亲戚,遇到有事情,老师也去帮忙当厨师。“家常便饭,面、米饭、饺子,挣几个小钱,还要啥健康证?我家孩子就是吃我做的饭长大的,能有啥毛病?”有的做饭人员反问记者。有的小饭桌,为了降低成本,购买打折力度大的、并非很新鲜的肉蛋菜。


业主和托管闹矛盾 

非得等出事才管?

五问


拷问托管:


一放学,小区里成了“菜市场”,孩子们嬉戏打闹,让我们怎么休息?抢占电梯破坏电梯,十几分钟上不了楼,严重影响正常生活居住,居民和托管班甚至是托管班的房东,经常闹意见,谁来管?何谈构建融洽和谐的邻里关系?


记者调查:


记者采访的十几个小区中,有托管班的地方,几乎都存在不被居民和物业待见的问题。小孩子天性使然,活泼好动,在小区里大声喧哗,乘坐电梯时蹦跳着、争抢着,甚至按下电梯里的每一层按钮,即使有托管的老师提醒,有的依旧我行我素。乱扔垃圾、甚至在小区里随地小便,在小区的游乐设施上玩闹,破坏公共设施。

    

不少业主多次向物业举报,有的业主甚至直接打出条幅,不让托管班进小区,有的业主直接上门和托管班理论,大打口水仗,“谁家没有孩子?你家没有孩子上学吗?不能相互理解吗?”“谁家没有住宿的地方,天天被这样吵闹怎么住?这是我的地盘我做主!”来自业主和托管班之间的争执争吵一直不断,有的把房东喊来禁止办托管班,不仅弱化了邻里关系,还给年少的孩子们心理留下阴影。


家长渴望校内托管 

学校为何不敢办?

六问


拷问托管:


有的学校有校园托管,孩子们中午在学校吃饭、午休,不用出校门,很羡慕这样的学校,可为啥校园托管遮遮掩掩,怕媒体知道?为啥这样的模式不能推广?


记者调查:


记者走访30所小学,被访的学校中有20%的有校园托管,最初让记者不解的是,一旦问起校园托管的情况,校方都非常谨慎,以种种理由不愿意接受采访,后来才明白原因。

    

在西影路附近的一家小学,记者现场表明来意后,保安拒绝给学校领导传递记者要采访的意思,并驱赶记者不让在校门口拍照。记者几经周折打电话给校长,想了解情况,校长起先说先问教育局,之后表示记者打错电话。记者又打电话给副校长,副校长扔下一句话挂断电话——“谁给你了我的电话,你找谁问去”!

    

给家长和学生办了好事,解决了午托需求,为啥怕记者采访?业内人士透露,目前除了《发改委、教育部关于规范中小学服务性收费和代收费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教育部《学校卫生条例》等对课后托管的时间、收费问题有所涉及外,我国还没有出台国家层面的课后托管相关政策和法律对儿童课后托管的性质、内容和要求等做出具体的说明和规定。

    

不过,外地不少省市已经出台相关规定,但是,西安市在此问题上存在政策盲区。一位学校领导坦言,平时教育主管部门也知道学校托管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旦媒体报道后,教育主管部门势必会追责,学校领导的前途恐怕就会受影响了!

文/记者 李海涛 首席记者 姬娜

    图/记者 代泽均


2017西安将成为全国令人羡慕的城市!这些变化与你息息相关!

陕西2-3月最新最全招聘信息汇总,这么多好单位,转给需要的人!

西安人,请不要再撕嘴唇上的"死皮"了,后果很严重!

99%的陕西人都不知道,西安城墙18座城门的故事

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三秦都市报官方网站www.sanqin.com.


来源/三秦都市报
本期监制/武僧

责任编辑/On 


Copyright © 华泰证券投资理财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