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泰证券投资理财联盟

不良资产国外篇之日本

雷蕾律师 2020-10-19 07:21:25

提示点击上方"雷蕾律师"免费订阅

90年代末日本房地产泡沫崩溃后,日本银行业暴发大量不良资产。他们的处置力度由弱到强,处置成本由小到大,处置思路由表及里,共耗时十多年。


日本的不良资产处置过程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分别是“护送船队”(80年代到2000年初)、“金融再生计划”(2000年初到2001年10月)、“紧急经济政策”时期(2002年4月以后)。


80年代,日本房地产和证券价格持续走高,形成日本经济的泡沫时期(1986年到1991年)。这一时期,日本实行的是主银行制(银行对企业的经营发展起着超出债权人范围的主导作用)和法人相互持股制的政府主导型金融体制。这种特殊的银企关系使市场化的借贷关系转变为一种组织内部的交易关系,加大了银行的经营风险。1990年代日本经济泡沫破灭后,日本房地产和股票市场10年里下跌了65%,以土地和股票作担保从银行贷款的企业纷纷倒闭,银行的大量贷款无法收回,形成巨额不良资产。


面对银行业出现的不良资产,日本政府起初采取了对银行业“保驾护航”的态度,在1997年以前对银行不良资产的处理一直处于优柔寡断的状态,缺乏对不良资产“大动手术”的决心和统一协调解决的规划,致使日本银行业的不良资产不断攀升,从而加大了后来处置不良资产的成本。1997年后,日本政府才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解决这个问题,但直到2003年才稍见起色,在此之前,日本字1990年代以来的不良贷款率从来没有下降过。据日本金融厅统计,泡沫经济破灭后,银行不良资产从1993年的不足13万亿日元增加到2002年的52.4万亿日元,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8%。纵观日本十几年处理银行不良资产的艰辛历程,日本处理不良资产的措施按照时间的顺序可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




通过存款保险机构和金融同业援助处理不良资产。1997年以前,日本主要通过存款保险机构和金融同业援助来处理银行的不良资产。从实际运作的情况看,在1992年4月至1997年11月期间,存款保险机构为解决破产银行问题,提供援助拨款2.1兆(万亿)日元、贷款80亿日元,购买破产银行不良资产1174亿日元。1993年 1月,日本162家民间金融机构共同出资, 成立了共同债权收购公司,资本金约79亿日元 。其主要任务是收购附有不动产的不良债权,出售质押物,对回收希望不大的不良债权进行处理。不良债权的账面价值与实际收购价值的差额由金融机构作为损失进行冲销。1996年 7月,应大藏省的要求并经银行董事会批准,日本100家大型商业银行为大藏省分担8060亿日元的资产帮助 7家严重亏损的住宅金融专业公司(简称住专)清盘。此外,日本城市银行、长期信用公司、信托银行和地方经济银行共同出资79.3亿日元,成立联合债权收购公司,对金融机构的担保贷款等不良债权进行收购、整理和出售。



效仿美国模式建立处置不良资产的专门机构。1996年 9月,日本政府提供财政资金,以美国重组信托公司(RTC)为蓝本将东京共同银行改组成债权重组托管银行(整理回收银行),简称RCC,即日本版的RTC(由于国情不同RCC并没有起到像RTC那样的作用),拥有资本金1600亿日元。该机构的主要任务是接管原东京协和、安全信用组合、木津信用组合等已破产的金融合作组织的业务,收购处理其不良债权。1997年 12月 24日“稳定金融体系紧急对策”公布后,整理回收银行的功能和作用得到了进一步加强。可通过购买优先股等方式向自有资本比率较低的银行注资。由于RCC在出售资产方面成效较慢,日本政府又设立了“桥”银行(过渡银行)以紧急处理瘫痪的金融机构。“桥”银行的作用是经营和管理破产金融机构的健全债权(不良债权由RCC负责处理)。“桥”银行在开始托管之后的一年内,可通过合并、转让股权或经营权、出售等方式,为破产银行找到新的接管者。



通过注入公共资金缓解银行业金融危机。由于日本银行不良资产的处理速度十分缓慢,日本政府试图通过注入公共资金的办法解决银行业的不良资产问题,但要求银行必须按照金融再生委员会关于健全经营的要求进行整改。1998年,北海道拓殖银行等大型金融机构破产,政府首次向21家银行投入了1.8兆日元的公共资金,但未能解决问题。1999年再次投入公共资金,两次加起来超过10兆日元。尽管政府援助不是日本银行业的特效药,但为了稳定金融体系,日本政府于2003年5月再次注入公共资金,对资本金严重不足的日本第五大银行理索纳(Resona Holdings)银行提供约170亿美元援助资金,同时计划收购该银行的普通股,对其实施有效的控制。为了把被国有化的危险降到最低水平,日本理索纳商业银行在2003年8月底宣布出售手头的所有证券。


根据总体经济态势出台金融法规与政策。1998年,日本政府为了适应全球金融自由化和国际化的趋势,提出了金融大改革计划。该计划的目标是在2001年3月底前初步确立起自由竞争的金融体系,将东京市场建成与纽约和伦敦并驾齐驱的国际金融中心。为配合改革计划的实施,日本临时国会在当年10月通过了《金融再生法》和《早期健全法》两部重要的法规,决定对破产金融机构不再保护,由此掀起了日本银行业的大规模合并浪潮。为了加快银行经营市场化的改革,小泉政府于2002年4月推出了旨在对不良债权进行最终处理的紧急经济对策,要求各大银行将上年9月前的旧不良资产在两年内处理完毕,9月以后的新不良资产在三年内处理完毕。同时,推出了激进的“存款限额保护”政策,即政府只对储户在金融机构的存款进行一定额度的保护,超过部分不承担赔付责任。这一类似休克疗法的银行改革措施引发了“存款大逃亡”现象。为了减轻金融动荡,日本政府于7月宣布延期实行“存款限额保护”制度。日本央行于9月宣布收购银行所持股票的“国有化”计划。为了避免被国有化,日本银行在严格的审查和监管政策下,借助整体经济回升的态势加快了处理不良资产的速度,或转卖给债权回收机构,或拍卖给意欲进军日本的外资。同时,通过大量购买高利率的国债获取收益,改善银行的经营状况。日本长期实行的低利率政策及会计制度的改革与完善,为银行增强处置不良资产的能力提供了一定的条件。



通过以上措施,日本在饱尝“失去的10年”之苦中异常艰难地走到了摆脱银行巨额不良资产困扰的“黎明”时刻。预计到2004年3月底年终结算时,不良债权占总资产的比率将从2002年的8%降至6%。到2005年3月底,这一比例有望降至4%以下。据有关专家估计,若目前的经济复苏态势持续两年,日本银行的不良资产问题基本可以得到解决。日本之所以在解决银行不良资产的过程中历尽艰辛,主要归因于日本政府在不良资产上升的初期采取了放任、遮掩和消极等待的态度,丧失了解决不良资产的最佳时机。而后在处理银行不良资产的过程中,出台的各项措施和政策又不尽得力。最后,日本银行不良资产的处置已经不完全是个经济问题,而是一个与日本金融体系结构、公司治理机制、企业文化,甚至政治制度等都密切相关的问题。


从日本同行的案例中我们能得到的借鉴是“不良处置宜早不宜迟,需多管齐下,同时还需要借势。对银行来讲不良资产的处置会有短痛,且很痛,尽管如此,不良资产的处置只有尽快处置才是王道。




Copyright © 华泰证券投资理财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