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泰证券投资理财联盟

【深度】首张个人征信牌照落地,内地开启信联时代!

京港汇 2019-10-29 06:35:36

2017年非银行消费金融爆发,但个人信用问题始终困扰着非银行消费金融机构,内地首张个人征信牌照近期终于下发。2月22日,人行官网发布公告显示,百行征信有限公司的个人征信业务申请已获人行许可,业内期盼已久的「信联」揭开了神秘面纱。



在2017年第二十五届中国国际金融展上,参观者持身份证在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展台的个人信用报告自助查询机上查询。 新华社


【香港商报网讯】2017年非银行消费金融爆发,但个人信用问题始终困扰着非银行消费金融机构,内地首张个人征信牌照近期终于下发。2月22日,人行官网发布公告显示,百行征信有限公司的个人征信业务申请已获人行许可,业内期盼已久的「信联」揭开了神秘面纱。专家认为,作为与「银联」、「网联」等齐名的金融领域行业联合机构,「信联」的建立有望破除信息孤岛、终结多头借贷等乱象,实现个人征信在互联网金融和小微金融的全面覆盖。香港商报记者 黄莺


 
【起源】人行拍板 「信联」诞生

个人征信机构试点工作已迈入第四个年头,百行征信由监管机构和行业协会牵头,个人征信企业参与,因而被认为是个人征信领域的联合机构--「信联」。


「信联」的落地意味着申报了多年的民营机构个人征信牌照「夭折」。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信联」产生于个人征信牌照「难产」之际,也是市场上个人征信机构和监管博弈的产物。


三年前,人行曾通知芝麻信用等8家机构做好个人征信业务的准备工作,准备期6个月。首批获得试点资格的8家公司,既包括BAT系,也包括金融机构。


彼时,8张征信牌照的发放似乎已成为既定事实,只是时间的问题。但剧情出现了大的反转,8家试点机构的落实情况不尽如人意。


2017年4月,在「个人信息保护与征信管理」国际研讨会上,人民银行征信局局长万存知表示,8家进行个人征信开业准备的机构,目前没有一家达到要求,在达不到监管标准的情况下,不能把牌子发出去。


万存知当时坦言,每一家机构都想追求依托互联网形成自己的业务的闭环,这样在客观上就分割了市场的信息链,而且每一家的信息覆盖范围都受到限制,因为信息不广、不全面,这样带来产品的有效性不足,不利于信息共享。


然而,放任各机构在征信市场「混战」显然不行,最终还是人行出来主持大局,于是便有了「百行征信」。


2017年11月份,有消息传出,人行已决定由互金协会牵头成立个人信用信息平台,2017年底就要正式批筹。这一平台成立的主要目的,是把人行征信中心未能覆盖到的个人客户金融信用数据纳入,构建一个国家级的基础数据库,实现行业的信息共享,以有效降低风险成本。


随后这一消息被证实,1月4日,人行发布公示,宣布受理了百行征信有限公司(筹)的个人征信业务申请。时隔一个多月,人行便披露了首张设立经营个人征信业务的机构许可信息公示表。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百行征信从放出信息到正式获牌,前后不足半年时间,相比芝麻信用、腾讯征信等8家机构,2014年内测上线、2015年获准试点、2017年4月被告知暂时未达要求,「信联」牌照批覆的效率之高,令人叹服。



 
【组建】互金协会牵头 揭开神秘面纱

據人行官網公告顯示,百行征信有限公司的許可日期截止到2021131日。蘇甯金融研究院特約研究員何廣峰稱,許可時間為3年,設定了一個期限,如果做的不好,有可能不續期,給未來留下一個可進可退的空間。

 

百行征信註冊資本為人民幣10億元,最大股東為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持股36%,芝麻信用、騰訊征信、深圳前海征信中心、鵬元征信、中誠信征信、考拉征信、中智誠征信以及北京華道征信8家首批個人征信牌照試點機構各持股8%

 

薛洪言認為,信聯與銀聯、網聯等機構一樣,股權結構也做到了充分分散,能夠確保機構經營的中立性。同時,信聯作為一家征信機構,天然具有行業基礎設施的屬性,在監管和經營層面都會格外強調中立性和客觀性。

 

而信聯「掌門人」也浮出水面。人行披露,信聯的法定代表人是朱煥啟。公開資料顯示,朱煥啟出生於1960年,曾在人行貨政司就職,後歷任人民銀行大連市支行黨委書記、行長兼國家外匯管理局大連分局局長。近年來,朱煥啟擔任匯達資產託管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該司被外界稱為「第五大國有資產管理公司」。

 

從朱煥啟個人履歷來看,有在人行和國家外管局分支機搆工作的經歷,但並非來自業內此前猜測的征信系統。

 

對此,何廣峰認為,一方面,人行系統的官員可能並不願意去這樣的一個未來按照商業化公司運營的企業,畢竟未來會發展成如何,還不得而知。另一方面,新興的這樣一家公司也需要有魄力商業人才來掌舵。總體而言,人行對百行征信定位應該很清晰,希望將它打造成為一家更為市場化的征信公司,類似於美國的三大征信公司一樣。所以在選才方面,思路也更開放。

 

此外,資訊顯示,百行征信公司的營業場所為廣東省深圳市福田區深南大道1006號深圳國際創新中心E棟,但本報記者實地探訪時發現該公司尚未進駐。

 

上市公司銀之傑此前公告稱,子公司華道征信參與發起設立的百行征信尚處於籌建階段,業務尚未正式開展。

 


 
【初心】补位民间征信 剑指多头借贷

信聯最重要的「初心」,是在籌建之初便已明確的,即補位民間個人征信。據悉,目前人行征信中心的個人征信資料覆蓋面僅為35%

 

網貸之家資料顯示,截至20181月底,中國P2P網貸行業歷史累計成交量達到64421.4億元。然而,中國傳統金融機構在提供個人消費信貸方面長期缺位,導致很多個人借貸資料「流落民間」。中國銀行業協會發佈的《中國銀行業產業發展藍皮書》顯示,截至2017831日,在中國人民銀行征信中心收錄的9.3億自然人中,僅有4.6億人有信貸記錄。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所研究員李虹含介紹,目前征信領域並非空白,有人行征信中心、國家資訊中心等國有機構,不過,人行征信等資料主要來源於金融機構,在互聯網資訊上存在不足;從資料結構來看,人行征信中心更多是結構化資料。

 

也因如此,民間個人征信領域的空白始終未能全面填補,進一步導致個別互聯網金融平臺過度多頭借貸、詐騙借貸的亂象難以杜絕。「比如『薅了羊毛』就飛走的『羊毛黨』,暴露了現階段征信業務的短板。在資訊割裂大背景下,每個人的信用成為孤島,好人無法被認識,壞人無法被甄別。」李虹含說道。另有機構統計資料顯示,在2017年四季度時,現金貸申請者共債比例還超過80%

 

人行副行長潘功勝曾談到,「無所不包的全面征信只是一個理想狀態,而差異化發展的道路卻是征信業發展的一種常態。」

 

那麼,「信聯」的資料主要包括哪些呢?從8家參股公司,可略窺一二,此前8家試點機構分別推出了不同的征信產品,包括阿裡旗下芝麻信用芝麻分,騰訊信用的騰訊信用分、平安旗下前海征信的好信度,考拉征信的考拉分,華道征信的豬豬分等,其中,芝麻信用藉助淘寶、天貓以及支付寶交易記錄,判斷個人信用;騰訊征信,利用社交工具和微信支付記錄等資訊判斷個人信用;前海征信,依託平安數以億計的客戶及其在平安的記錄判斷個人信用;中誠信征信、中智誠征信、鵬元征信、考拉征信、華道征信則是各個細分領域的傳統征信公司,擁有大量資料。

 

除了8家股東的資料之外,「信聯」的資料來源還將包括200多家網貸公司、8000多家的小貸公司、消費金融公司等。上述這些海量的購物、支付、社交、出行、P2P、互聯網金融等資料都會在「信聯」進行有效的整合共用,「信聯」是一個名副其實的資訊資料超級樞紐。

 

薛洪言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分析,「信聯」的資料主要聚焦於互聯網信貸資料,與側重傳統銀行的人行征信中心形成差異化互補。由於並未接入社交、電商等商業化資料,信聯的定位仍然是信貸征信。

 

評級機構穆迪則表示,「信聯」將為非銀行消費金融參與者如P2P網貸平臺等目標客戶機構填補消費者信貸記錄的資訊缺口。此舉對發放個人貸款的銀行和消費金融資產支持證券 (ABS) 具有正面信用影響,原因是百行征信將使用非銀行消費者行為資料作為其個人征信資訊來源,銀行和資產證券化交易發起人可以藉此完善貸前審批、結構設計和貸後監測,從而提升其個人貸款資產組合品質。

 


 
【挑战】数据共享 化解信息孤岛困局

有人將信聯視為征信行業的「超級樞紐」,不過,信聯能發揮多大的作用,8家試點機構之間的資料如何共用,以及「信聯」平臺與其他平臺、企業之間如何流通資料,是擺在「信聯」面前的重點工作,也是難點所在。

 

「資料共用不是技術問題,而是利益問題。」復旦大學網路空間治理研究中心副主任沈逸指出,8家征信試點機構是「信聯」的股東,但它們自己的征信產品仍在運營,「信聯」落地後如何協調8家機構的征信產品,各家公司是否願意拿出「家底」,這都未可知,其中的利益爭端很多。

 

「打破資訊孤島,資訊共用是未來趨勢,但目前來看還需要一定的時間」,易觀智庫高級分析師馬韜表示,如果有所要求,聯合申請的企業會進行一定程度的資訊共用。

 

北京大學數字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黃卓也曾表示,「由於還不知道『信聯』體運行規則和利益分配機制,且幾家股東公司在互聯網金融業務規模和資料擁有量上存在顯著差異,未來『信聯』資料共用和互聯互通效果如何,目前還難以判斷。」

 

另外,資料獲取範圍也非常敏感,涉及個人隱私、個人資訊的保護等。人民大學國際貨幣所研究員李虹含稱,要注意隱私保護與資料共用的邊界,公民應當具有隱私權,資訊共用需要有邊界。「邊界的界限在是否會損害到公民的切身正當合法利益。」他進一步建議,應當通過立法完善資訊使用邊界,並通過科技手段更好地使用和保護信用資訊。

 

蘇甯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對資料共用持比較樂觀的態度,他認為,同為人行下轄個人征信機構,在資料獲取上,應該會與人行征信中心同出一轍,即堅持互惠與全面共用原則。申請使用信聯資料的互聯網信貸機構,需要承擔向信聯報送資料的義務,全面共用,按需查詢。「『信聯』誕生是一種剛需,加上分散的股權結構能夠保證其中立性和客觀性,可以打消報送機構有關資訊保密和安全的擔憂,相關機構報送資料的積極性不用擔心。」薛洪言稱。

 

而對於資料共用的解決之道,蘇甯金融研究院特約研究員何廣峰認為,一是「信聯」能夠給願意分享資訊的股東和巨頭過渡更多的利益,二是明確「信聯」的定位,「要成為中國個人征信方面的基礎設施,就需要頂層的設計和協調,需要人行更大的魄力和巨頭們更大的妥協和肩負更大的責任。」何廣峰說。

 

對於資料共用問題,相關股東公司表示,對於「信聯」落地一事除官方公告之外不再表態。

 
【前景】助力新金融 强者恒强

對於「信聯」的未來發展,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何飛認為,百行征信由互金協會與8家個人征信試點機構共同籌建,雖然互金協會帶有官方性質,但8家個人征信試點機構合計擁有50%以上的股份,這足以說明百行征信屬於市場主導的征信系統。在此意義上,「人行征信+百行征信」的「政府+市場」雙支柱格局,將在未來的中國金融生態中長期存在。

 

此外,何飛分析,百行征信的籌建意味著單個企業成立個人征信機構的願景已基本完結。一方面,8家個人征信試點機構已參股百行征信,其單獨獲批個人征信牌照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另一方面,在百行征信正式運營後,個人征信試點模式很可能不復存在,由此終止了其他機構獲取個人征信牌照的路徑。

 

蘇甯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接受記者採訪時稱,征信領域存在天然的規模效應,強者恒強,信聯一出,在牌照加持下會越來越強,信聯越強,其他機構越弱,不難預見,其他大資料公司在信貸征信領域的野心基本可以歇一歇。「征信服務的邏輯在於,接入的機構越多,資料品質越好,越能吸引潛在的機構接入,形成正向的迴圈。在互聯網信貸征信領域,信聯在可預見的未來仍缺乏有效的對手,資料的積累可以呈指數型增加,成長為巨頭指日可待。」

 

薛洪言認為,無論是欺詐風險還是社會誠信領域,市場空間是足夠的,在資訊保護做到位元的基礎上,大資料公司不愁活不下去,但活得如何,依舊是各憑本事。在任何一個行業,分化都是永恆的。

 


用手机看当天商报更便捷,香港商报手机版二维码

长按图片--识别图中二维码



Copyright © 华泰证券投资理财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