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泰证券投资理财联盟

广州课后托管来了,家长却纠结:托还是不托?你怎么选择的?

2019-10-08 13:36:07

“校内托管终于来了,但对于选不选择托管,现在我还是很纠结,希望托管能够自选参加日期。”5月起,天河、越秀率先全面推行校内课后托管,但在实施之初,这件利民的好事也碰到了一些困难:比如有家长反映学校托管不能自选组合只能全托;也有老师反映一周工作量增大,影响备课质量。对此,不少已在推行课后托管的学校表示,具体方案还在调整和完善中,请家长多多理解和支持。也有学校和机构提供了不少建设性的意见,给即将实施托管的学校提供参考。


家长声音


困惑

无法自选日期让家长感到为难


“本来校内托管是很好的,可我刚刚接到学校通知,原定可自选哪几天托管,现在改为整个星期托管,但我的孩子有1天要在课外上兴趣班,学校让我们选择全托,否则就别托管,我就觉得意义不大了。”越秀区一所小学家长冯女士说。


未实行课后校内托管前,不少家长都把孩子交给校外的托管机构看管。(资料图片/ 信息时报记者 陆明杰 摄)


事实上,从开始推行校内课后托管以来,越秀区不少学校都根据各自情况有不同的托管形式。铁一小学的学生家长就反映,学校在上周二向家长征询是否选择“校内托管”,但“民主投票”却带有强烈的引导倾向,如有“课后托管不能做作业,不能拿出语数外的书”“每周如果固定请假的学生不建议参加”等情况。家长还表示,甚至有老师打电话建议他们妥善考虑报读课外托管,如果填报托管还会被约谈,所以很多家长最后也选择了不托管。


据了解,不少学校为了方便管理,一般建议能够整周全程参与托管的学生才选择报名。东风东路小学在发给家长的通知中就明确:“学校将计划委托第三方公司来承办,现需要统计自愿参加学校课后托管的学生名单,周一至周五可以全程参加学校课后托管的(只要有1天或1天以上要固定请假的均不可以报名参加)请微信报名。”这也让不少家长感到为难:“我们希望能够自行选择参加托管的日期,而不是全托或者不托的组合。”


期盼

引进机构让孩子可报读兴趣班


记者走访中发现,越秀区大部分学校采取校内基本托管的方式,但对家长来说,引进第三方机构的兴趣班更有吸引力。孩子就读于朝天小学五年级的家长周女士称,“孩子现在性子还不定,下课后到集中托管的班没多久就到6点要回家了,那还不如早点回家,集中精力把作业都完成了。”她说,由于孩子每天下午都要上两节课,下课已接近5点,托管没剩多少时间,作业完成的程度有限,所以班上大部分家长都没有选择校内托管。她还表示,如果学校在托管期间开设像围棋、网球等兴趣班,估计家长们可能会持不同态度。


还有部分学生参加课后的羽毛球兴趣班。信息时报记者 陆明杰 摄


无独有偶,来自登峰小学的王妈妈也希望学校开设兴趣班。据了解,登峰小学有学生1600多人,其中有300多名学生参与托管,可分别托管至下午5点或6点,由学校老师负责看管,在教室里做作业或看书画画。“作为家长一方,我当然希望能够越晚越好,虽然现在有5点跟6点两个时间选择,但我还是希望延迟到6点半到7点左右。”


面对这样的托管时间会增加学校老师的负担,王妈妈表示可以引进第三方优质机构进驻校园,以学校监管的形式提供课后托管的多样选择,例如单数天辅导做作业,双数天开展兴趣拓展班,毕竟校园的安全设施、消防条件等各方面都比较完善,校内托管也比校外托管机构更让自己放心。“如果引进优质机构,适当收取一定的费用也是可以接受的。”


老师说法


托管影响备课和教学


托管让不少家长感到为难的同时,在不少老师看来,也给他们增加了负担。


越秀区某老牌省一级小学当班主任的叶老师,向记者介绍了她的一天工作情况:早上8点前到校,除了平均每天3.6节课外,还需三顿不落地管理学生早读、午读和午休的情况,再加上不定期的学习进修和应付家长咨询等情况,下班到家都要晚上6点多以后,“我们除了每天超过10小时的工作量外,还有自己的小家庭需要照顾,如果都让老师参与托管,自然会占据老师的备课时间和精力,影响到的就是第二天的教学效果。”


越秀区环市路附近一所小学的校长表示,目前学校已收到约150名学生申请课后托管的报名,平均每位老师一周需要轮班两到三次,“代课老师的薪资较低,所以现在学校除了党员老师外,其余都是优先安排代课老师留下来看管学生,让这些代课老师能多一份补贴收入。”而在登峰小学,虽然托管的学生只有300多人,但老师只有60人,所以平均每个老师每周也要轮值一次。


不少老师表示,专业人做专业事,希望课后托管能够更多委托第三方机构,老师可以多学习先进的育人方法和专心教研,这也更加符合孩子和家长的利益。


建议


引入第三方机构 可将老师解放


针对托管存在的一些难题,天河区龙洞小学校长崔效峰认为,在课后托管问题上,家长、社会机构、学校各尽其责,才能实现更高水平的共赢。按照该校试点经验,他认为,校内托管应是雪中送炭而不是锦上添花。“试点为家长提供了更多选择,无论是课后托管还是校内兴趣活动,都属于托底工程,最大程度尽到政府责任与学校责任,但始终不能完全满足家长更加个性的需求。比如语数英学科培训、一对一或一对二高端培训等,这些已超出学校的能力范畴,违背了托管试点初衷,我们不可能大包大揽。”


他还认为,在托管调研阶段,学校不仅应了解家长、学生的需求点,还要广泛了解附近社会培训机构的基本生态和他们对于托管的意见建议,对于托管与这些机构之间的冲突及互补性,做到了然于胸,才能有步骤实施。


此外,他表示,教师是专业技术人员,更多的时间与精力还要投放到专业发展,以及教育教学和管理之上。“我觉得不光是兴趣班可引入校外机构,课后作业看管能否也引入有资质的第三方机构?这样可把老师解放出来,专心进行教研。”


进展


天河校内课后托管仍在推进中


据了解,天河区除了试点学校之外,其他学校基本上还没有实行托管,很多家长表示盼得脖子都“长”了。


孩子在华景小学读六年级的家长王女士说,学校平时放学时间比较早,孩子放学后常常回到家里自己做作业或者玩耍。听说天河全区推行校内课后托管之后,王女士和孩子都非常高兴,因为孩子平时最喜欢的就是自习课,如果有了校内托管,一方面可以留在学校安心做作业,另一方面对家长来说也是减负。“而且,如果学校引入第三方机构看展托管,费用肯定相对便宜,如果能够参加画画等兴趣班也是很好的。”


昨日,天河区华颖外国语学校,参加托管的学生正在老师的监督下做作业。信息时报记者 陆明杰 摄


但让王女士有点失望的是,现在学校还是没有变化。“学校没有统计托管报名,也没有开展留校托管,孩子也只能照常放学后回家。对此,记者了解到,目前天河区不少学校正在积极地推进课后托管当中,有的学校正在联系第三方机构,有的学校正在协调家委会开展甄选工作,各项工作正在稳步推进。


信息时报记者 梁健敏 黄琦媚 卢舒曼 陆明杰

编辑 Slash-Bismarch



Copyright © 华泰证券投资理财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