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泰证券投资理财联盟

工商银行资产托管部总经理李勇:大资管行业需要“强制托管”

工银托管 2021-01-09 09:50:54

来源:中国金融家


工商银行资产托管部总经理李勇


“经济金融要拿数据说话;互联网金融换了马甲也要监管;金融准入不能随便放松;战略要有前瞻性而不是跟随;托管的核心职能是监督;大资管行业需要强制托管……”全国人大代表、工商银行资产托管部总经理李勇接受《中国金融家》独家专访时说的话,句句直击利害。


李勇一边翻阅手边的历年建议,一边与记者侃侃而谈。话题既有他一直关注的支持实体经济、规范互联网金融、“去杠杆”、投资者权益保护等重点问题,也有对大资管行业建立托管长效监督机制的建议;既有他审议政府工作报告的体会,也有他担任人大代表五年来参政议政的感受。


警惕资管行业风险


采访伊始,李勇为记者梳理了他历年向人大会议提交的建议:2013年是化解地方政府债务,2014年是落实职工带薪休假制度,2015年是改革金融混业经营相关机制,2016年是对大资管行业实行全托管和加强基金公司业务发展,2017年是大资管行业强制托管。


“每年关注的问题都不一样,在提交建议时都进行过深入思考,也讲出了心中所想。”李勇表示,他非常珍惜提交建议的机会。今年,他提交的对大资管行业实行“强制托管”的建议,与以往提出的“全托管”有所不同,他认为只有在制度上实行“强制托管”,才能实现“流程硬控制”,保证大资管行业整个流程上的健康发展。


在李勇看来,非金融机构杠杆主要包括二个方面:地方政府负债率和企业负债率,而金融机构“去杠杆”则主要在大资管领域,这才是“去杠杆”的关键所在。


目前,我国大资管行业规模庞大,已经与信贷体量相当。近三年,大资管行业资产管理规模年均增长超过50%,2016年末已经突破110万亿元,第一次超越金融机构的107万亿元贷款,即使剔除重复计算部分,规模也在60万亿-70万亿元左右,与GDP的总量非常接近。


“这组数据说明,大资管行业已成为国内金融体系重要的组成部分。作为直接融资的主要支柱,大资管广泛涉足经济金融领域的各方各面,在规模快速增长的同时,底层资产集聚了不少潜在风险,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金融体系的安全和稳定。”李勇分析说,这些风险不仅有“加杠杆”的风险,也有“伪创新”的风险。


李勇为记者解释说,由于部分资管机构采取激进发展策略,加杠杆成为迅速做大规模、博取高收益的主要手段,各类型产品间相互嵌套、层层加杠杆、逐级收取费用,导致大资管行业总体杠杆水平过高。放大杠杆的同时,资金的收益要求也随之抬高,资管产品的风险偏好上升,最终只得投资高风险的底层资产。


如果一旦找不到满足高收益要求的底层资产,资金就只能在金融市场和金融机构间空转,导致“脱实向虚”,交叉形成系统性风险。与此同时,冠以创新的头衔设计复杂的交易结构、多产品嵌套、多渠道“借壳”,成为资管机构规避监管的常用手段,这种“伪创新”实质上是钻监管政策的空子进行套利,造成金融监管盲区,而且复杂的交易安排也会放大风险。


为此,李勇建议:“在大资管领域建立托管长效监督机制。一方面,托管具备独立的第三方监督功能,是监督资管行业运行、落实监管政策要求的有效抓手。另一方面,托管与资管相辅相成、良性互动,是资管行业完善治理结构、健康平稳发展的重要保障。”


强制引入托管机制


“资产托管的不可或缺性就在于监督功能,估值、清算、核算、参数等等这些其实都是手段。”李勇表示,资产管理业务具备“受人之托、代客理财”的信托本质,属于典型的委托代理关系,而资产托管作为这种委托代理关系下的制度安排,核心是以独立第三方身份发挥监督功能,从而降低信息不对称、防范道德风险。


“托管是全面介入大资管各个子行业的唯一桥梁,面向多个监管部门、服务各类资管机构、承接各种资管产品、嵌入资管业务全流程,是串联资管产品发起、资金募集、投资交易、资金清算、估值核算、风险控制、绩效分析、清盘退出等众多环节的纽带。因而,托管可以在最大范围、最大深度上监督资管行业运行。”李勇强调。


根据相关规定,公募基金资产必须委托商业银行托管。实践证明,引入托管机制后,公募基金行业逐渐走上规范发展的道路,所谓的刚性兑付、监管套利、投资资产穿透等问题都得到了有效解决,行业规模也从最初不到100亿元发展到2016年末的9.2万亿元,这为整个大资管行业树立了“标杆”。李勇说:“这种托管机制应该延伸至全行业,让私募基金等也像公募基金一样‘强制托管’。”


李勇进一步建议全国人大研究制定托管法,在资产管理领域实行统一的“全托管”制度,要求各类资产管理产品引入规范化、标准化的托管机制,实现托管全覆盖。他建议在各监管部门发布的规章办法中,强制引入托管机制,明确具体的托管监督职能,同时对资产托管机构进行梳理、整顿,以大型银行为主打造可靠性高、专业性强、执行力强的托管队伍。


“因为这些机构具有足够的专业能力、扎实的品牌信用、稳健的经营理念,可以充分保持托管银行的独立性,确保托管监督公允、高效、到位。”李勇补充道。


“参政议政是一种责任”


这些建议中前瞻性的思考,可谓基于实践、源于实践,与李勇丰富的学习和从业经验密不可分。


北大硕士、留德博士……他是名副其实的研究型专家,思考问题深入理性且富有逻辑,充满战略眼光。他先后在国家计委和工商银行工作,尤其在工商银行的二十多年,从总行投资银行部总经理到黑龙江省分行行长再到总行资产托管部总经理,他对待每个岗位都是勤勤恳恳、倾洒汗水,敢于直面竞争和挑战,上交了一份份优异的成绩单。


工商银行的投行业务为国内商业银行首创,李勇在这里主持工作八年,陪伴它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以战略性眼光不断创新发展,为全行推进中间业务转型奠定了坚实基础,也使工商银行成为国内商业银行开展投行业务的开拓者和标准制定者。


后来担任黑龙江省分行行长,他带领分行上下努力对接高铁、公路、城建、地铁等重大基础设施和现代农业项目,不断增加信贷投放,全力以赴支持地方经济建设。


从2010年他赴任分行行长后几年间,分行盈利从当年12亿元逐年提升到2014年的50亿元,在系统内绩效考评从倒数第一“逆袭”提升至十几名,业务发展取得了历史性突破。


回到总行资产托管部,李勇也是不负众望,在他的带领下工行托管业务规模和效益屡创新高,成为业内一艘“旗舰”。


在工作中兢兢业业、可圈可点,在代表履职、参政议政时也是尽职尽责。“当选全国人大代表,首要前提是黑龙江省委省政府对工商银行工作的认可,这是一个基本点。


第二,参政议政是一种责任,无论提出建议还是大会发言,都坚持不说空话套话。


三是收获良多,各行各业精英相聚于此,每位代表都有各自的贡献和值得学习的地方,因此这是相互学习、提高自己的过程。”说起参政议政这五年,质朴的语言道出了李勇的心声。


同许多代表一样,李勇今年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感觉最大的亮点就是“朴实”。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讲到“各级政府要过紧日子”、“使小企业铺天盖地、大企业顶天立地”以及取消手机漫游费等,都引起会场代表掌声不断、反响热烈。


“每句话背后都有全面、丰满的内容,与大家的感受充分对接,语言亲切,没有唱高调,让各项工作实实在在落实。”李勇对记者说道。


在黑龙江代表团的小组讨论中,李勇不仅谈到了审议政府工作报告的意见,还详细表达了一位金融人对一些领域改革发展的关注。


李勇告诉记者,在支持实体经济方面,“其实银行愿意支持实体经济,但由于银行本身是商业机构,需要在风险和收益之间寻找平衡,追求的是风险可控前提下的利润。


银行支持城建、铁路、公路等基础设施建设,虽然收益低、期限长、拨备占用高,但风险可控。而当前实体经济的问题,集中在正处于转型时期的制造业,新的产业替代旧的产业,新的技术替代旧的技术,新的企业替代旧的企业,其间可能产生转型成本和风险。


这种情况下,需要通过政府引导和机制调动,促使银行更好地服务制造业转型升级和实体经济发展。”


同时,他还提示,要警惕资金“脱实向虚”流向房地产市场,下一步金融改革和制度设计的核心,应是“堵邪路、开正路”。


在互联网金融规范发展方面,李勇反复强调,既然是金融,就要和实体金融一样,按照金融的标准进行监管和准入。


他说:“这就像在路上,无论开汽车还是骑自行车,都要遵守交通规则、看红绿灯。金融是特许经营行业,有严格的准入制度,因此应该从源头上加强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防止‘病从口入’。”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市场上大约有2500家左右P2P公司,工商银行却从未做过一笔P2P的托管业务。


事实证明,工商银行不仅没有因此丧失资产托管市场的主动权,反而在有效防范风险的同时实现了规模效益的快速增长。


工商银行资产托管业务从2014年李勇刚刚担任部门总经理时的规模5.8万亿元、利润60亿元左右,大幅增长至现在的规模14万亿元、利润120亿元。


目前,工商银行资产托管业务规模在全行业120万亿元的整体规模中占比超过十分之一。


“无论是新成立公司还是P2P公司,寻求工商银行进行托管,核心目的都是为了增信,做信用背书。


工商银行最珍贵的资源就是信用优势,我们应该努力保护这一优势。”李勇强调,开展任何业务都不可“一哄而上”,控制风险才是第一位的。


Copyright © 华泰证券投资理财联盟@2017